背对阳光

岭南的荔枝花一朵
太阳光散过几点
是我生命的泉源
都付与黄昏的归鸦

一朵鲜花也开遍了我的足迹
这世界的生命
最大的伤心啊
太阳光明的泪痕
在什么时候你才得意
较哲学家更饱尝了生命的尽头
到天空善变的浮云

像一头晒太阳的月亮
是一世界的声音
都许人们说
谢谢你请我吃果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