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梦

转载论道,原文章地址

        首先,这将会是一个系列,虽然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当然《再见江湖》的名字也会换的,毕竟目前并不是很切合这个主题(再见江湖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顺便求个主题的名字)。这个系列主要是分享一些古风歌曲,解读其中文案,一首歌,就是一个故事。

        论道上有很多问题,但是就像论道的内容为何相对偏向文科和社会科学?在其他问答社区是否也有这样的情况?这个问题中说的一样,大部分问题不适合我这种工科男,所以每当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我都无法参与,包括闲聊群里的讨论,除了打招呼,讨论化工,程序的时候能参与下(还有红包……),其他基本就静静地看着了……
        毕竟,像我这样我就直接懒得看了……我不会写文章,文笔也不好,看的也都是各种技术书,也不爱想这些玩意,所以,下次有其他方面的问题的时候,记得邀请我……

        好了,回到主题,这是这个系列的第二篇,第一篇在这里→爱殇

        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不老梦

文案:

终南有坟,名不老。客奇之,问何故,言乃淮南翁主媗冢。
元光二年上巳,媗于渭水之滨遇振翊将军韩衿,悦之。明年,河水决濮阳,上发卒十万救决河,使衿督。媗送别,诉心意。衿以其年尚幼,婉拒之。
后三年,衿戍定襄,媗托尺素,书:妾已及笄。 复三年,媗随姊陵探长安,约结上左右。每逢衿,且喜且怯。
又三年,媗疾,久不愈。衿随大将军青击匈奴,媗恐不复见,追大军十余里,终力竭。呛血白衣,形销骨立。
元狩元年,淮南衡山事发,陵媗皆下狱。衿欲面之,叩未央宫,额血流地,上弗允。媗殒,衿亲葬于终南。后长安有歌曰: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终南有坟,名不老。

译文:

终南山上有一座坟墓,名字叫“不老”。往来过客对此感到很好奇,就问缘故,才知原来这是淮南国翁主刘媗的坟冢。
元光二年上巳之日,刘媗在渭河边遇到了振翊将军韩衿,芳心暗许。第二年,黄河于濮阳决口,武帝派了十万兵士去救灾,又让韩衿督查。刘媗(知道了这件事后)去为韩衿送别,并且趁机表白了自己的心意。然而韩衿用“你年纪还小”这个借口,委婉地拒绝了她。
之后三年,韩衿曾戍守定襄,(期间)刘媗曾寄书信于他,信上说:我已到可以出嫁的年龄了。
又是三年,刘媗跟着姐姐刘陵侦查长安城(的情况),(为其父)结交、拉拢皇上身边的人。每次遇到韩衿,都是既欢喜又惶恐。
再过三年,刘媗患病,久治不愈。那时,韩衿随大将军卫青出击匈奴,刘媗害怕这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了,追赶大军十余里地,终至所有力气都用尽,无法再追。(那时的她)咳血染白衣,憔悴瘦骨立。
元狩元年,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密谋反叛之事彻底爆发,刘陵、刘媗都被关入狱中。韩衿想要见刘媗一面,(便去求武帝),在未央宫叩首不止,直至额头破裂,血流满地,武帝依然没有答应。刘媗身故,韩衿亲手将其埋葬在终南山。那以后,长安城内便流传着一首歌谣: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终南山上有一座坟墓,名字叫“不老”。

  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生。
  千万人群中,多少人能遇到对的Ta,又有多少人能够有始有终。错过,见过的太多了,虽说我信缘分,但是有的时候却是注定没缘分,缘分尽了,或许还能道一声珍重。
  然而即便注定没有缘分,也许结果并不会有任何改变,却仍不放弃,去追求,去爱。

  终是求不得……

  第一次在论道发文章,各位见笑了。
  最后附上歌词

等不到鬓雪相拥
重饮渭水畔那一盏虔诚
终究是绸缪青冢
替我将灞桥柳供奉
来世再漱月鸣筝
也许还能道声久别珍重
天意总将人捉弄
怎奈何身不由己情衷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裂山海 堕苍穹
爱若执炬迎风
炽烈而哀恸
诸般滋味皆在其中
韶华宛转吟诵
苍凉的光荣
急景凋年深情难共

倏忽天地琉璃灯
光阴过处徒留皎月几盅
温柔了十方春冬
眷你眉目在我眼瞳
彼时击节讴新声
唱彻白首之约抱柱之盟
摩肩人步履匆匆
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
若要忘却年少轻狂的痛
从此后分赴西东
不如作蜉蝣麻衣霜染淋漓死生
恣朝暮 彀长空
卸去人间妆红
我终于读懂
痴心熬尽才可倾城
唯有亘古寒峰
能安葬浮生
至死不渝的一场梦

天光落笔波折
岁月都干涸
只剩别离来不及说
宁愿折心沐火
舍不得勘破
是你唇边夜雨清荷

谢谢你请我吃果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