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开发一个诗词自动生成机,那么在现有条件下,这个自动生成机所生成的诗词能否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

这是在论道上的一个回答,点这里查看。

假设开发一个诗词自动生成机,那么在现有条件下,这个自动生成机所生成的诗词能否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

其实在很久已经就已经有人写出来这种软件了,猜一下作者是谁?

哟呼,大刘。应该有很多人玩过的。好了,让我们随便生成几首:

————-第一首(两段,每段5行,不押韵)————–
危房,风沙,手术台!
喔!可望不可及的多脑河!
哦,死寂的深遂的无边的月球……
伤心的战壕,孤傲的广场和尖尖的南极雪原
不,我不想号叫!!

鸭,质子加速器,星系!
咦!六角形的水晶是!
唉呀呀!,妙不可言的偏离重心的绝望的身体……
爱玩的社会,爱忧伤的朝霞和垂直的河流
不,我不想飞驰!!

————第二首(3段,每段8行,押韵,韵脚A,也就是a)————
在那高电压的朝霞,大厦在谋杀着花
高大的大陆架在挥发
巨大,在犹大上出现……
唉!程序代码在倒下
雅典娜,请升华吧!
龙虾把密码刺杀了
在那大大的程序代码,雪花在润滑着菊花
说梦话吧!

在那无限大的蛤蟆,美食家在淡化着色拉
狡滑的遗传密码在升华
庞大,在电话上出现……
啊!三峡在互相残杀
遗传密码,请说梦话吧!
群马把白桦喝下了
在那高电压的龙虾,骨架在攻打着白桦
升华吧!

在那光滑的水洼,牵牛花在磨擦着群马
进化的灯塔在磁化
高电压,在古画上出现……
唉!荷马在垂死挣扎
群马,请互相残杀吧!
天马把美食家润滑了
在那巨大的朝霞,大厦在大骂着水洼
雾化吧!

———–第三首(5段,每段4行,不押韵)————
环形山不是软弱的,而是八角形的
丰收的碉刻家向核潜艇飞去
所以剧毒品是悄然无声的
经纬线被中和了!

头发不是叶绿色的,而是慢吞吞的
变异的海星向鸟群飞去
所以山坡是黄金般的
剧毒品被中和了!

太空罐不是弓形的,而是精神分裂的
矮矮的航空母舰向霞光飞去
所以齿轮是残暴的
红高粱被暗杀了!

山坡不是爱跳舞的,而是平坦的
充满幻想的鬼宅向清晨飞去
所以大院是实心的
神经被解放了了!

酸酒不是无名的,而是多角的
咸的罗盘向大堤飞去
所以高尔夫球是汹涌的
钟表被审问了!


嗯,还是有点感觉的,虽然不觉明历0.0
仔细分析一下,应该就是一些词组的排列组合,配合各种条件随机生成,一眼看去是那么一回事,仔细品味,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说完现代诗,再来古代的。

就是这个玩意,这个是我刚刚搜大刘那个电子诗人顺带搜出来的,也是年代久远的。
第一次玩,也先随便来几个
—————第一首(上班)————-
又过梅岭上
彤襜江上远
立班犹未出中行
漫道官趋玉笋班
———————再来一次—————–
皇居信上游
旭日上清穹
溪上花开旧宅春
岩上余花落酒樽
——————换“没钱”来一次———–
日斜征盖没
著作没为郎
当时绮季不请钱
时时能寄酒钱无
————最后换正经点的“离别”来一次————
醉与江涛别
事校千般别
离家终是见山疏

身贵久离行药伴

好的,这只是这个小玩意的一部分,可以调的参数还有很多,按词牌啊,韵脚啊什么的,而且看哪句不顺眼也可以单独修改。
总的来看还是有那么点味道的,但是终究比不上人肉作诗。

在我看来,上述这两个小工具基本都是各种词组按某种规律的排列组合,但是考虑到年代有点久远,而且现在各种机器学习的算法出现并且逐渐成熟,提供足够多的样本供机器学习,作出符合现代人审美的诗词还是可以的。

谢谢你请我吃果冻